超越极限的血色军魂

  长津湖战役在整个抗美援朝战争中有着特殊意义。中美两国精锐部队在朝鲜战场上改变历史进程的这次“强强”对决,一直是世界战争史研究中引起唏嘘感叹的一个经典战例。

  长久以来,长津湖战役因其过于残酷的事实以及所引发的巨大心理冲击,成为“中美两国都不愿提及的血战”。原本应该广为流传颂扬的血泪之战,一直被善意地回避。网上媒体虽有各种热议,但是志愿军将士们可歌可泣的血战史,并没有得到最真实的再现。

  1950年的这个冬天,我志愿军第20军、第27军和第26军与美国海军陆战1师狭路相逢,在朝鲜半岛那个叫长津湖的酷寒地带,展开了一场震惊世界的大决战。历史上这场战役是整个朝鲜战场局势被彻底改变的重要拐点,志愿军官兵一举打破了“联合国军”试图在1950年圣诞节前发起“结束朝鲜战争总攻势”的狂妄计划,迫使当时世界上最为强悍的超级军事大国,经历了有史以来“路程最长的退却”。

  朝鲜的战火,让百废待兴的新中国措手不及。从解放战争的硝烟中走出的志愿军官兵们,临危受命、仓促应战,陈旧的武器装备没有更换,过冬的棉装被服没有配齐。他们带着胜利者的必胜信心,“雄赳赳、气昂昂”地跨过鸭绿江,在完全陌生的国度去和最强悍的敌人作战。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在近乎于“裸战”的情况下,志愿军官兵迸发出超强的意志力和顽强的忍耐力,凭借着打败国民党反动派的万丈豪情,以一往无前的大无畏精神和钢铁般的意志,一次次向武装到牙齿的“联合国军”发起冲锋,传递出强大的、无坚不摧的信仰力量。

  1950年的这个冬天,志愿军官兵们在冰天雪地的数九严冬里,穿着春季的单衣单裤,吃着干硬的炒面,抓一团雪塞在嘴里,手里拿的是极其简陋的武器装备,在连生存都难以保证的情况下,连续激战五天五夜,创造了抗美援朝战争史上志愿军歼灭美军整团建制部队的唯一战例,打破了美军不可战胜的神话。

  1950年的这个冬天,1081高地上的志愿军官兵们,冒着零下40度的极寒温度,仍顽强地坚守在阵地上。有的战士连脚上的鞋都没有,但没有一个人逃脱或退缩,最后全连以俯卧战壕的战斗姿势全部壮烈牺牲,成为一个个永不倾倒、巍然屹立的冰雕。此情此景,让赶到志愿军阵地的美军团长不由地肃然起敬,对着静静趴卧在阵地上的中国军人行了一个庄严的军礼,认为他们是“值得尊敬的对手!”

  1950年的这个冬天,无论是志愿军的高级将领,还是普通的年轻士兵,无论是战斗英雄,还是后勤人员,他们都是历史的书写者和见证者。特级战斗英雄杨根思,在战斗的最后关头引燃了手中的炸药包,如巨人般用鲜血和生命兑现了自己的承诺;九兵团司令员宋时轮,回国前面向长津湖方向脱帽鞠躬,泪流满面、不能自持……这些震撼感人的场景,无疑是对这场战争最好的注解。

  1950年的这个冬天,已经永久地成为历史。不管你承认不承认,不管你如何隐瞒、欺骗、掩盖、涂抹、篡改,它就静静地躺在那里,如长津湖冬天的湖水,冰清玉洁,如明镜般提醒着人们——65年前,这样的战士、这样的军队,所拥有的压倒一切敌人的英雄气概,是我们民族的骄傲,是所有军人的荣耀,是一部感天动地的传奇。这种不朽的民族精神应当大书特书,让先辈们的这种精神,去感染一代又一代的中国人,树起我们民族的精神丰碑。

  最后,让我们来读一读志愿军战士宋阿毛牺牲前写的这段话:

  我爱亲人和祖国!

  更爱我的荣誉!

  我是一名光荣的志愿军战士!

  冰雪啊!我决不屈服于你,哪怕是冻死,

  我也要高傲地耸立在我的阵地上!

  注:1950年11月28日,长津湖战役打响的第二天,志愿军第20军第59师第177团1营6连,奉命攻击柳潭里以南9公里的死鹰岭,阻击美军陆战1师南逃。然而在零下40摄氏度的极端严寒下,全连125名官兵全部冻死在死鹰岭阵地上,后来战友在6连上海籍战士宋阿毛身上发现了这首绝笔诗。

1
【关闭】 【打印】     [责任编辑:admin]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本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本网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以侵权论,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