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16日,备受瞩目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开业仪式在北京举行。自2013年10月中国提出筹建亚投行倡议以来,已有57个国家签署了政府间协议并成为亚投行初始成员国,亚洲和其他地区的许多经济体正在申请加入。作为首个由中国倡导的多边开发性金融机构,亚投行将致力于成为“专业、高效、廉洁的21世纪新型多边开发银行,成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新平台,为促进亚洲和世界发展繁荣作出新贡献,为改善全球经济治理增添新力量”。

  从功能定位上讲,作为一家开发银行的亚投行旨在推动亚洲区域基础设施和互联互通建设,促进区域经济一体化和共同繁荣。这对于亚洲国家自身的经济发展以及整个亚洲地区的一体化进程具有重要意义。后金融危机时代全球市场需求疲软,以出口导向型模式为主导的亚洲经济体普遍面临较大的经济下行压力,保增长与调结构的两难问题成为制约亚洲国家可持续发展的瓶颈。而加大基础设施建设和互联互通,无疑是促使亚洲国家走出这一困境的切实途径。从长远来看,扩大基础设施投资和促进亚洲各国互联互通,将加深区域内货物贸易和产业分工水平,进而提升中长期发展潜力并刺激亚洲乃至世界经济增长。

  与欧洲和北美相比,亚洲区域一体化进程起步较晚且处于较低水平。冷战后多边进程受阻和停滞促使亚洲国家开始探索适合本地区合作的制度模式。近十余年中,亚洲区域内贸易规模从1万亿美元扩大到3万亿美元,占区内各国贸易总量的比例从30%升至50%。与此同时,亚洲国家之间的双边自贸区实现蓬勃发展。然而,亚洲却尚未建立由主要地区贸易大国参加的、覆盖整个地区的自贸区,更不用说从自贸区向共同市场和经济共同体的深化合作。显然,作为全球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亚洲迫切需要提升本地区的制度化合作水平,为区域内贸易和投资的增长提供有力支撑。

  基础设施和互联互通水平不仅决定着一国经济发展效率,而且与地区一体化的发展程度密切相关。就亚洲而言,基础设施建设需求与巨大资金缺口二者间存在深刻矛盾,这严重制约着亚洲区域经济一体化进程的发展与深化。2013年,习近平主席分别在哈萨克斯坦和印尼提出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合作倡议”,其重要内容便是大力发展沿线国家基础设施建设和互联互通。可是,亚洲许多国家本国金融市场的融资能力严重不足。而世界银行和亚洲开发银行等多边银行从功能上讲并非是专门投资于基础设施的金融机构,同时,其有限的融资贷款能力也无法满足亚洲基础设施建设的庞大需求。由此可见,对于解决亚洲基础设施融资难而言,作为基础设施开发性金融工具,亚投行的成立可谓恰逢其时、应运而生。通过改变亚洲地区基础设施建设项目的资金流动,亚投行将成为促进地区经济发展和深化一体化水平的长效机制。它显然是打破亚洲地区基础设施融资瓶颈、提升亚洲发展需求的有益创举。

  作为推进“一带一路”倡议的重要金融支撑,亚投行的未来投资方向将包括推动“一带一路”倡议同各国发展战略相对接,支持开展基础设施建设项目;推进国际产能合作,提高各国自主发展能力,促进产业链、价值链深度融合;以推动信息基础设施建设与互联互通投资为抓手,加强互联网技术合作共享,打造金融与网络融合的范本。这将实质性地推动亚洲各国加速融入区域经济一体化进程,分享区域与全球经济发展的收益。显然,随着“一带一路”倡议的逐步推进以及亚投行的正式建立,以“一带一路”和亚投行推动亚洲命运共同体建设将成为亚洲区域合作模式的重要创新。而其最终目标则是建立一个政治互信、经济融合、文化包容的利益共同体、命运共同体和责任共同体。

  从全球治理层面上看,亚投行的成立反映出新兴经济体尝试修正现行国际金融秩序矛盾,进而在全球经济治理中谋求更大话语权的利益诉求。二战结束以来,美国主导的“布雷顿森林体系”、特别是世界银行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主导着世界经济的发展方向。这一体系已无法满足世界经济、特别是新兴经济体的发展需求。丝路基金、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和亚投行便是新兴经济体和亚洲国家对改变现有国际金融秩序的集体反应。作为首个由发展中国家主导筹建的多边开发性金融机构,亚投行75%的股权由亚洲区域内成员,主要是亚洲发展中国家与新兴经济体持有。这无疑将提升这些经济体在全球经济治理中的代表性和发言权,促进国际经济合作的权利、机会与规则平等,形成对现有世界经济金融治理体系和机制的有益补充。

  就运行模式而言,亚投行将按照多边开发银行模式和原则运作。在充分借鉴现有多边开发银行经验和做法的同时,亚投行将与现有多边开发银行互为补充、并行不悖,凭借自身优势和特色致力于成为“互利共赢和专业高效的基础设施投融资平台”,并将在未来国际经济格局中占有一席之地。而亚投行的示范效应也将促进现有国际金融机构治理结构的完善及国际金融秩序的变革。

  尽管中国是亚投行最大股东,但亚投行的筹建以及未来的决策和管理运营都将坚持“共商共建共享”原则,彰显合作共赢、创新、可持续发展理念。作为国际发展体系的积极参与者和受益者,中国同时也致力于成为这一体系的建设性贡献者。中国提出筹建亚投行,便是承担更多国际责任、提供更多国际公共产品的建设性举动。目前,中国国内改革已进入攻坚期和深水区。亚投行的未来建设无疑将考验中国在多边机构中的领导能力和治理水平。如何以亚投行为支点推进落实“一带一路”倡议,以新一轮开放和对外投资全面带动国内经济结构调整和深化改革;如何通过平衡国家利益与促进区域经济发展之间的关系,以本国发展带动亚洲繁荣,在亚洲繁荣中实现国家利益,不仅将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中国未来改革的成效,而且也将对扩大亚洲共同利益、促进亚洲命运共同体意识产生深远影响。

1
【关闭】 【打印】     [责任编辑:admin]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本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本网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以侵权论,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