炸不断的铁路

  上甘岭战役,美军败下阵来,指挥官、第8集团军司令范弗里特颜面尽失,撤职回国。如果他还记得4个月前的一件事,也许就不会打这场仗了。

  那是1952年6月21日的汉城,范弗里特对记者们说:“虽然联军的空军和海军尽了一切力量,企图阻断共产党的供应,然而共产党仍然以令人难以置信的顽强毅力,把物资运到前线,创造了惊人的奇迹。”

  连志愿军的运输兵都搞不定,还要去招惹正规军,范弗里特显然是找抽。

  运输兵只能被动挨打,又难以得到自己空军的掩护,竟让美军奈何不得。如果不是事实摆在那里,真的让人难以置信。

  美军在朝鲜北部投弹69万吨。这是什么概念?二战中,美军向日本投弹不过是其1/4。有一段90公里的公路,一天内竟被炸坏33处,至于铁路,每7米就落弹一枚……

  火车运载量大,是美军重点“关照”对象。为此,美军可谓绞尽脑汁:先是炸车站,发现没啥用;又炸桥梁,还是不行;再炸隧道,仍不好使。

  志愿军运输部队是怎么做到的?被俘的一名美军空军中尉很不理解:“我们这样的炸,你们的火车还能通,真是奇迹!”英国人也很感兴趣,专门拍了一部纪录片,名字就叫“志愿军的钢铁运输线为什么炸不断?”

  铁道兵缺乏枪炮,但有决心。

  他们发誓:“不管美国飞机怎样炸,我们保证前方战士每天有吃的,有打的!对于我们铁道兵战士来说,胜利的意义就是让火车每天在路上跑。如果火车每天都在跑着,那就是说空中强盗失败了!”

  铁道兵缺乏装备,但有智慧。

  铁道兵们的行动,最好地诠释了什么叫“集思广益”。为了把粮弹和装备及时运到前线,他们可以说“绞尽了脑汁”,进行了许多发明创造,其中一项连苏联专家都佩服不已。

  铁路桥一般是利用晚间修复,因时间仓促,加上视线不佳,修好的桥往往有个缺点——承重能力有限,经不起车头重压。

  对此,铁道兵们想出了一个好办法:火车过桥时将车头调到列车尾部,用车头顶着较轻的车厢过桥,桥对面再用另一个车头拉走。铁道兵们还给这项发明起了个形象的名字,叫做“顶牛过江”。

  这一招,连苏联专家也被折服,说如果在苏联,一定会获得重大科学发明奖。美军也不得不服:“共军在绕过被破坏了的桥梁方面表现了不可思议的技术和决心!”

  铁道兵缺乏装备,但勇敢顽强。

  几万铁道兵都是好样的,如果要选出最杰出代表,一定是杨连第。入朝前,他已经成名,获得了“登高英雄”的光荣称号:那是1年多前,他在修复陇海铁路8号高桥时,攀上40米高的桥墩,提前完成任务。

  1951年初,杨连第受命带人修复沸流江大桥。白天,头顶上老是有敌机骚扰,大家不敢动,只能利用晚间修桥。两天下来,进度很慢,而上级规定的期限是7天。

  杨连第急了,作出一个决定:白天也修,加快进度。大伙不解:白天看得见,当然好修多了,但要挨炸啊。

  杨连第解释说:敌机不是24小时都在我们头上,总有间隙,我们就利用这个间隙修桥!

  第一次白天抢修,敌机就来了,而且一来就是4架。杨连第让大家赶快隐蔽,自己却还在桥上坚持奋战。

  第4天,大桥修复通车,比上级规定的时间提前3天!

  ……

  呈送到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面前的,是这样一组数据:1951年7月,美军对铁路的轰炸次数是1月的5倍,志愿军铁路运输量相当于1月的2-3倍;1952年5月,美军轰炸次数是上年1月的63.5倍,志愿军铁路同期运输量是上年1月的2.67倍。也就是说,美军炸弹落得越多,志愿军铁路运输量增加得越快。

  彭总感慨地说:“如果没有洪学智指挥的后勤司令部想尽办法动员各种工具,昼夜支援志愿军所需粮弹物资,我们的指挥再高明再正确,志愿军也是打不了胜仗的。”

  毛细血管的胜利

  如果人身上的血管被堵住,会是什么后果?你懂的。有一个形象的比喻:后勤就是战场上的血管。传统观念认识,后勤堵塞,战争必败。美军曾把志愿军的后勤比作“毛细血管”,而且是“严重萎缩”的毛细血管。在他们看来,这样的部队必败无疑。然而,事实打了美军的嘴巴。志愿军就是靠“严重萎缩的毛细血管”,支撑了整个战场的运转,取得了战争的最后胜利。战场,从来就是诞生奇迹的沃土。

1
【关闭】 【打印】     [责任编辑:admin]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本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本网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以侵权论,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